当前位置:主页 > 财神爷现场开奖 > 真实的博古

真实的博古

  我和小妹吉玛从未见过父亲,我们是在各种史料中逐步了解父亲的。父亲1907年生,出身名门,我祖父秦肇煌是前清秀才,曾在浙江做过官。父亲9岁时,我祖父病故,我祖母卖了祖传的老屋,艰难地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父亲成长在中国大变动时代,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中国成立,各种新思潮新学说在社会上涌现。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刊载这些新思想的刊物,开阔了眼界,提高了知识水平,走出了个人狭小天地,逐步关心社会,关注国家命运。

  1925年五卅运动爆发时,父亲当时在苏州第二工业专科学校(简称“二工”)学习,是苏州学联负责人。他随即组织苏州、无锡学生开声讨大会,并组织3000人进行自卫游行,支援上海工人。从二工毕业后,父亲考入上海大学。在那里,他直接聆听恽代英、瞿秋白等人的讲学,初步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并被学校派到市党部工作,参与农村调查,后被推荐赴苏联学习。在苏联学习时,父亲以博学多才、温文尔雅为同学所称道。他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一生为党和人民做了许多大事。虽然犯过错误,早年教条地执行过共产国际的指示,但知过即改,最后以身殉职,应该说他对党忠心耿耿。但在一段时间里, 报刊上竟不敢登载写他的正面文章,他甚至被误解、扭曲为罪人。父亲曾有3年半时间担任党的总负责,遵义会议不久交出大权后,仍是政治局常委。西安事变爆发后,父亲随周恩来赴西安同谈判。抗战全面爆发后,父亲又为革命做了大量工作。1946年4月8日,父亲与叶挺、王若飞等从重庆返回延安途中,因飞机失事而不幸遇难。中共中央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给予他们极高的评价。

  父亲博学多能,才华横溢。早在17岁参加江苏省征文比赛“鸟的歌唱”时,他写的《美妙的音乐》把各种鸟的鸣唱写得胜过美妙的音乐,使人遐想,催人奋进,给自然界增添了无穷的情趣,初步显露了他的才华,此文被评为江苏省第一名。他18岁就被选为当时知识分子的进步刊物《无锡评论》的主编。他任主编一年多,几乎每期都有他的文章发表。他协助编写的《血泪潮》针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中国割地赔款,提出“还我河山,精忠报国”,吹响无锡反帝斗争的号角。苏联留学时学习勤奋,仅一年,就给中国赴苏代表团当翻译,学了两年因成绩优秀被推荐到中国问题研究班学习,并给苏联工人上课。1946年父亲去世后,在延安的许多老同志在回忆文章中也都赞扬过父亲的才华。林默涵(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在悼念文章中写道:“在去解放日报前,听过他的讲演,他说话不快,记下来就是一篇完整的文章,几乎没有一句废话。” “他是解放日报社社长,又兼新华总社社长,每天工作很忙,他不但主持言论,就是新闻的编写工作,也不放松。他写的国际新闻综合报道,许多人一看就知道的,因为他的文章犀利,分析深刻,特点很明显。”午人(新中国成立后曾任《青海日报》总编)在《怀念清凉山》一文中写道:“比如要提笔写评论,困于道理说不透,论据不充分,心急纳闷,最容易想起同志们以敬慕的语言,谈说社长博古。他作报告总是那么清楚,没有讲稿,不看提纲,涉及的事件、时间、地点都准确无误。若遇形势紧迫,必须及时发表评论,博古常亲自动手,当晚写出,次日见报。始信古人赞叹倚马可待,并不是传奇……”刘祖春(博古原秘书,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宣部副部长)在《忆博古》中说:“他是个聪明绝顶的人,许多事别人想半天,他却马上能了解它的中心意义,指出它的原因与本质,给你一个方针,一个明确的方针。清凉山上编报的人,谁都惊叹这种天才,他是清凉山上公认写文章最快,读书最多又最快的人。”新华社原副总编吴文焘(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外文局局长)在《社长博古》一文中写道:“他写文章的一个特点就是旁征博引,才情横溢。他在社论中用红叶诗的典故来讽刺重庆权贵们同敌伪暗中调情,曾为报社同志们所传诵。”时任《解放日报》副总编余光生等人在悼文中说:博古的遇难,“对于我们从事人民新闻事业的人们来说是失去了一个最有权威的指挥官和亲密的战友……五年来由于博古的精心策划与指导有方,解放区的新闻事业已经形成了一套有系统和统一指挥的战斗机构……博古同志他对报社和通讯社的每项工作都能不时提出精辟的意见,对重要工作,常常亲自动手,树立榜样”。1997年叔叔与刘英妈妈(张闻天夫人)谈话时把博古、张闻天、王稼祥进行了比较,谈了他们各自的特点。谈到博古时,叔叔说:“博古很有才华,锋芒毕露……”

  父亲在百忙之中写了许多文章,翻译了多本马列著作。他翻译的书有《苏联历史简明教程》上下册、《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基本问题》四册、《宣言》、《卡尔· 马克思》、《社会主义从空想到发展》、《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等书,校改了《唯物论与经验批判论》《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等 12本马列经典著作。

  在中共七大要求读5本书,其中有3本是博古翻译的。当时,新华社副社长吴文焘在悼念博古的文章中说:“博古英年早逝,我们失去了一位忠诚于事业的革命家,中外文化造诣深厚、文笔优美犀利的政论家、政治家。”陆定一赞扬博古:“他对马列主义古典著作和辩证唯物论哲学,有很深的研究,他的深思与敏捷,为人所不及(是别人所不易达到的)。”艾思奇在《从理论方面看博古同志》中曾说:“他的外文条件与理论知识都使他成为翻译介绍工作中,全国突出的人才。”

  博古与的关系,究竟如何呢?博古一向尊重,毛对博古也十分信任。遵义会议后不久,博古遵循民主集中制原则,交出大权,这时他虽然还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但已不是第一把手,一切听从中共中央安排。在延安整风前,中共中央、对博古是信任的,重要的工作都交给他,如长征到达陕北后,毛、周东征,就任命博古为西北办事处主席。西北地区是黄土高原,土地贫瘠、生产落后,加上长期盘剥,人民生活十分贫困。红军到来突增几万人的吃穿,如何安定民心、保障人民的生活和部队供应是个大问题。父亲过去有组织、宣传工作的经验,但对经济工作涉及不多。接受工作后,他与林伯渠想尽各种办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稳定发展了西北经济,解决了当地百姓生活和军队的供给,并参与了为刘志丹等人平反的工作。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这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发生的,如何处理这一突发事件,关系重大。中共中央决策后,派得力干部去协调落实。中央安排父亲与一起赴西安协助周恩来参与西安事变善后事宜。父亲的分工是负责党部工作。当时张学良、杨虎城的部队和西安城中各派,对捉蒋、放蒋各执己见,如何统一认识,发动党员做好工作十分重要,父亲深入群众之中做了许多工作。西安事变后,发往中央的两份重要电报:与宋美龄、宋子文谈判结果的电报及《关于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的局势和我们的方针》,是由周恩来与博古共同签发的。1937年2月11日,父亲向中央政治局作了《关于西安事变的经过与结束的报告》。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军基本停止了对红军的“围剿”,开始转向抗日。这时,父亲的工作转向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月下旬,父亲受中共中央委派,出任中共中央驻南京代表。当时,重要工作是就国共合作问题,与进行谈判。他作为中共代表团的重要成员,与当局在西安、杭州、庐山等地进行多次谈判,其中国共合作宣言是谈判最重要的内容,因为这是国共合作的条件和基础。7月12日,博古与周恩来在庐山把国共合作宣言初稿交给当局,蒋介石表面同意,而他手下出面谈判的代表康泽,要求将初稿中十大纲领删除,还要求将原稿中“已经取得同意”改为“已经取得政府的同意”,妄图模糊国共合作条件和平等地位。此时周恩来已赴晋商谈八路军抗日之事,博古与直接与蒋介石面谈,几经曲折,9月22日、23日中央通讯社分别发表了《中国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及蒋介石的《对中国宣言的谈话》。至此,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终于形成。

  又如与谈有关新四军问题。父亲到达南京后,曾多方寻找项英、陈毅,当见到报上有他们的信息后,随即写信派人去找。后来,他同一起提出组建新四军的方案,经中央批准后,与进行多次谈判并达成协议,并取得成功。

  凡是与的重要谈判,中共中央、都派博古参加。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实行独裁、内战的反动政策。为保卫和平、反对内战,建立独立、自由、富强的新中国,中共派出、周恩来、王若飞赴重庆与谈判,历经40多天,签订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同年又派周恩来、王若飞、等人赴重庆参加政协会议,后又增派博古参加政协宪草审议工作。在谈判和宪章起草过程中,因全国停战协定、整军方案以及政治协商会议关于宪章原则、人权保障、和平建国纲领等决议的实现遭到重重阻力,王若飞和我父亲急于与中共中央商讨坚持上述各项协定的办法,于1946年4月8日冒着恶劣的天气,由重庆乘飞机回延安汇报工作。因飞机失事,全体人员在山西黑茶山不幸遇难。

  特别重视党的新闻工作,他说:枪杆子,笔杆子,干革命就靠这两杆子。党中央、把重要的笔杆子交给博古来掌管。

  博古与对新闻工作所见略同,他把党的新闻事业看得与人民政府、人民军队一样重要,表示要终生从事党的新闻事业。早在1937年红色中华社改为新华通讯社(简称“新华社”)时,他就被任命为第一任社长。1941年5月,他又被任命为清凉山的挂帅人,筹办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任解放日报社社长、新华社社长、出版局局长,还管中央印刷厂。有关新闻事业的方面由他一人统领。博古未辜负的期望,他们二人密切配合。他全力以赴,带领解放日报社和新华社的工作人员奋发努力,使延安新闻事业有很大发展。“新华社除文字广播外,还建立了口语广播(延安新华广播电台)、英语广播。在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建立了总分社9个、分社40个,形成以延安为中心的通信网,这一机构除职业新闻人员外,还有近3万业余通讯员。新华社在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传达中央指示、播放著作、报道根据地人民抗日斗争、向中央提供国内外情况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解放日报》从1941年5月16日创刊至1947年作为中共中央西北局陕甘宁边区和各解放区人民喉舌,它真实地记录了这个时代风云变幻的历史,报道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过程,全面反映了延安时代革命风貌,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贡献最大、影响深远的革命报纸。”

  中共中央、任命博古为中共南方局组织部长,他不辜负党的期望,创造性地完成了任务。如:在南方统治区16个省市恢复、建立党委、党工会,发展6万多名党员并对他们进行多次培训;给他们讲社会发展史,对他们进行组织教育,还进行气节教育,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在南方胜利准备了组织基础;又与等人一起,从狱中救出难友1000多人,并进行政治审查,按不同情况安置,为党输送干部。

  建立、健全秘密交通网。周恩来与博古都重视党的交通工作,当时交通工作归组织部管,设有专门的科。他们提出具体目标:南方局的秘密交通工作,以重庆、桂林、香港、上海为基本点,建立上与延安中共中央相联系,下与各省委、特委相衔接,并与解放区、敌后根据地与海外相联系的全国性联络的秘密交通网,以保证党、军队和各种人员的往来;保证党和非党工作人员的疏散与撤退,并负责传达上级指示、传递情报的重要任务。为达到此目的,周恩来与博古多次召开会议进行协调,费了许多心血。

  以上这些事实足以说明博古是一位有才华、有能力、有前瞻眼光、有创新精神的得力干部,在党的新闻工作、党的组织工作,在国共合作等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共中央、信任博古,博古没有辜负信任。

  1941年9月至10月和1943年12月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整风会议,在主持下讨论了党的历史,特别是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到遵义会议的政治路线次未通过,他自认为没大问题,只作了一般检查。而王明说自己有病,不在国内,这段历史应由博古负责。1943年12月28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反对统一战线中机会主义〉一文的指示》中明确指出:“从遵义会议以来,九年之中以为首的中央领导路线是完全正确的,现在除王明、博古外,一切领导同志都是团结一致的。”博古被打入另册了。他这时很震动,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并认真思考问题,又作了进一步检讨。他首先表示,在教条宗派中,除王明外,他是第一名;在内战时期,他在国内是第一名;抗战时的投降主义,以王明为首,他是执行者和赞助者。后连问带答,讲了整两天,给自己扣了许多“帽子”,也讲清了实际情况,归纳起来就是十个问题,如路线问题、宗派问题、与米夫关系问题、“篡党”问题等。对此,博古一一作了回答。他还谈了与的关系,讲了对毛心中有两条底线:他不反毛,因“朱毛是红军的旗帜,共产国际要求他团结毛”,并对自己犯的错误作了深刻的检查。他说:“在1932年到1935年的错误,我是主要负责人。当时我们完全没有经验,在苏联学的是德泼林哲学教条和西欧党的经验到中国来。过去许多党的决议是照搬苏联的。”他表示自己有公开研究自己错误的勇气,希望大家帮助。多年来,一直对博古的经历不很了解,并怀疑是博古在排挤他、孤立他。毛再次强调斗争性质是“两条路线”的斗争,错误路线以米夫、王明、博古为首。

  1944年2月24日,整风会议继续进行,此时情况大变。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讲了书记处会议精神:在去年党的路线学习中,有部分同志对王明、博古同志怀疑是党外问题,现在确定是党内问题。说,过去有的同志认为临时中央和五中全会是非法的,现在查到共产国际来电批准过,并宣布全党都团结起来。1944年5月19日,还要博古参加党的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那么,博古书面检查何时交的?他交的日期是1944年1月24日。也就是说,博古交自我检查一个月后,整风会继续进行。

  从上可以看出,与中央的一些同志,原本对博古的经历不清楚,例如怎么24岁就当上党的总负责的,为何是推荐赴苏学习,与米夫、王明、李德的关系如何,苏区如何留人等,特别是对的态度。仔细推敲了博古的书面检查后,了解了真实情况,对他的态度改变了。张闻天的秘书何方在《党史笔记》中表示很惊讶,原本是批博古路线,怎么改为王明路线了,他作了多种猜测,想了许多原因,还是搞不清,因为这是上层会议,不公开,博古检查内容,不完全清楚。

  在这以后,在谈路线斗争时一般都不点博古的名。2011年12月《党史博览》发表了黎辛的文章《评说王明和博古》。文中说,一提遵义会议,多少了解党史的人,会认为博古首当其冲,一定是挨批的。但1945年至1964年在十次谈遵义会议中,竟无一次点博古的名,却四次点了王明的名。正如黎老所说,有些是博古承认了的,如“我要说明十个问题”时说“两个时期路线是错误的,错误造成的恶果,是不可估量的,是不可胜计的。我个人在上面负着重大责任的,尤其是内战时期的” 。“我应向党所负的责任就在于执行了这个路线,而且在执行中把它发挥了,极端化了。”博古的“说明”,是知道的,可是他没有提,博古对路线错误不仅承认,而且夸大了,个人全包了。博古为什么这样做?为了过“整风”这道关。

  由此可看出,是心中有数的,博古当政时,重用他、尊重他、保护他。当时一些干部曾要求公开批毛,赣南会议、宁都会议曾要求把从军队中召回,共产国际与“博古都反对将毛从军队中召回”。博古从最高领导岗位上退下后,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支持,并出色地完成中共中央、交给的各项任务。在1942年召开延安文艺座谈会时,为引导与会者发言,博古应的要求,在百忙之中,翻译了列宁的《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并刊登在1942年5月13日的《解放日报》上。同年,为配合开展整风运动,博古主编《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摘录、翻译马、恩、列、斯著作中有关思想方法的论述,编辑成书,有446页之多。

  看了博古的检查后,长期对博古的误解消除了,因此即使博古已承认了的错误,也未点名,只是说“挫折、失败也有好的一面,教育了我们总结历史经验”,“没有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是不可能取得线年,与拉丁美洲一些党代表谈话,其中谈到“建立农村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经验”时提到十年内战,提到三次“左”倾路线斗争,点了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的名,www.964444.com,未点博古的名;谈抗日战争时说,“我们和停战,和日本帝国主义打战这个时候,我们的同志可以公开到地区的城市里去了。原来犯‘左’倾教条主义的王明又犯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我们还有一个反面教员就是李立三。我们当时的主要错误主要是教条主义,硬搬外国的经念。我们清算了他们的错误路线,真正找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相结合的道路……”在此又点了王明、李立三的名。实际上,这两次错误博古都有份,而且他是认了账的,但未提他的名。是不是忘了博古呢?在中共九大上,有个讲话,被公开播放,还是讲历次路线斗争,既讲右倾又讲“左”倾,一一点名,如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等人,但未提博古。清楚博古对他的态度,博古的态度就是共产国际的态度,共产国际要求他团结毛,博古就这么做。为什么《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既有王明又有博古的名字呢?据讲:新中国成立后,在编辑《选集》的过程中,毛主席提出《历史决议》作为附录编入《毛选》,并提出加上陈绍禹(王明)、秦邦宪(博古)两同志的名字,经政治局委员审查圈阅同意,最后编入第三卷,于1953年出版。对此,有个说明:“当时点名没有特别严重的意义。犯路线错误的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都在文件中被点了名,对王明、博古不点名对这些历史问题摆不平。”

  博古在中共七大上作了深刻的检查,受到与会人员的一致好评,并被选为中央委员。《历史决议》中对“博古中央”的问题,作了定论。

  • 上一篇:《与张闻天:跟着真理走》第五章长征途中、张闻天、王稼祥组成了
  • 下一篇:党史百集微宣讲 伟大转折的起点——黎平会议

    最新文章

  • 党史百集微宣讲 伟大转折的起点
  • 真实的博古
  • 《与张闻天:跟着真理走》第五章
  • 曼联中场完爆红军三人组 枪手死
  • 并做适度按摩哺乳文胸带有可拆换
  • 大家知道乳头为什么会变黑吗?_3
  • 外媒:美国将溯源问题政治化威胁
  • 专家告诉你乳房上的癌症信号_39
  •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支援推
  • 清洗乳房时最爱犯五个错误_39健
  • 随机推荐

  • 延缓植物细胞分裂和伸长品种主要
  • 甲酸钠的实验表明
  • 在局处级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
  • 泰州甲酸钠供应
  • 水果奶奶第二论坛大全”其中一名
  • 让更多的人了解农村一般来说三人
  • 切实打造整洁、有序的集镇环境这
  • 违规给豆腐皮添加伤肝的苯甲酸钠
  • 日本旅游收入超过半导体等电子零
  • 进行互相欣赏和交流汇集了教师集
  • 热门点击

  • 受击时有25%+X 概率将受到的负面
  • 一层薄薄的熔喷布也就是熔喷布专
  • 园领导高度重视当?辰妈妈回到家
  • 常喝酒还会导致复发率增加19%研
  • 小8先在这里送上祝福:恭喜啦这
  • 然后不断地拉住向前的方向键玩家
  • 比如草莓、樱桃、猕猴桃等你们能
  • 11月05日山东联盟甲醇为2200元
  • 竞博JBO电竞赞助推荐法甲重点赛
  • 分享给小伙伴们“叔叔最后在区委
  • 神算子中特三肖| 香港挂牌每期挂牌彩图| 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 本港台现场直播最快| 金沙高手论坛| 白小姐旗袍版 生肖号码图| 六合兴家论坛| 香港马会特码免费图库| 诸葛神算三藏算命| 六合赐码堂|